COPYRIGHT © 2017-2018 思信科技

罗中海 91219票

罗江县金穗制种服务专业合作社(专合社法人)

党员

1965年02月

专科

曾获主要奖励

曾荣获德阳市“种粮大户”称号

主要事迹

粮食满仓垒“金山”

当很多农村人不再热爱种植粮食,以离开故土,到城里工作为奋斗目标时,罗江金山镇骑龙村的罗中海,却将粮食越种越多。目前,他种植的1500亩农田,涉及金山镇6个村26个组,是远近闻名的种粮大户。 

 罗中海是从2003年开始承包土地种粮食的。随着农民远离故乡,各个村的撂荒土地越来越多,村干部纷纷找到罗中海,而他简直是“有求必应”,来者不拒地承包下来,如今已经发展壮大成罗江县甚至德阳市的种粮大户。 出生于19652月的罗中海,为何如此痴迷种地呢?也许对他而言,土地系着他一辈子最深切的爱和牵念,唯有在土地中播下希望,才能让“金山之梦”成真,幸福触手可及。

土地情结

罗中海坦言,自己是有土地情结的那类人。说起脚下这片土地的渊源,罗中海顿时眉飞色舞,黝黑的面容上满是煦暖的笑容。

先说德阳。德阳是福地,属古蜀文化的发源地之一,亦是农村改革的发源地之一,素有“天府粮仓”之称,是典型的“天府之国”的缩影。而罗江呢,属于浅丘地貌,岗丘相连,丘间地带开阔平缓,土质肥沃湿润,土壤熟化较好,养分较高,保肥力强,耕作较为容易。年轻时,罗中海就常常因为自己是罗江人,能在这么好的土地上耕种而暗自感到骄傲。

1996年,罗中海当上了村文书,那时村里已经陆续有些年轻人外出务工了,每次看到村里多一块撂荒地,他心里就很不好受,绕着土地背着手转圈子,嘴里牙疼般发出“啧喷”的声响。回到家,罗中海和妻子念叨,你说农民咋能不种地呢?你也不种地,我也不种地,以后中国咋养活十几亿人口?这么多人不吃粮食咋行?妻子看他着急上火的,赶紧劝他宽宽心,说你一个小小的文书,就算将心操碎了也没用啊。乡亲们去外面打工更能赚钱,死守着家里这么几亩地,只能混个肚儿圆,人家也要送娃儿读书,给老人看病,没办法呀。

罗中海承认妻子说得有道理,但他还是感到心头空落落的,撂荒地多一块,心中的空洞也大上一分。2003,一个朋友无意间对罗中海说起,御营镇六村有一片土地,40多亩,想找人承包。听到有土地可以种,不知怎么的,罗中海当即内心就有点小激动,他很想自己拿过来耕种,或许,心中的土地情结一直都潜伏在那儿,从未消失。

朋友原本只是随口一说,看罗中海认真的样子,遂也上了心,拍着胸口打包票,说老罗,既然你有这份心,我怎么都会帮你承包过来的。朋友还是蛮有能耐,几方一言说,将价格讲到了每亩(1市亩=6666平方米)130,于是,罗中海高高兴兴承包了这40多亩土地。他沿用当地的种植模式,搞水稻制种,收完水稻,就种上小麦,让土地不再闲置,真正有了“用武之地”。一年下来,虽然他累得掉了几公斤肉,但算算细账,竟然有四五万元的收入。最重要的,是罗中海在耕种这40多亩土地时获得到了莫大的成就感,他非常喜欢在土地上挥汗如雨的自己,觉得这时的自己是充满了力量的,内心也愉快不已。于是,罗中海一连承包了五年土地,五年下来,总收入达到了27万元左右。

转眼间,到了2007,罗中海高票当选村支书,村里事务实在太多太庞杂了,再加上次年又遇到了5·12大地震,他整天带着村民忙于抗震救灾,实在是分身乏术,只好忍痛割爱,退掉了御营镇的40亩土地。

土地虽已退掉,但罗中海就像一个掌握了绝妙剑术的剑客,即使拿走了他的宝剑,他也是“手中无剑心中有剑”的。罗中海这几年忙于村中诸多事宜,没有一心扑在土地上耕耘理想,但并不代表他对土地就不牵念、不痴迷、不向往。他心中始终有个耕种梦,果真,老天很快又叫他梦想成真了。

2013年,又有人找他承包土地,这次的土地面积是曾经在御营镇承包面积的十倍,整整有400,是县经开区在工业园区租用的土地,荒了三年都还没利用,按照国家的相关规定,三年没利用的土地就得还耕。“还耕”两个字说来轻松,可要找到肯承包这么大面积土地的种粮户,绝非易事。他们连找了好几个人,人家思考一番都摇摇头,找到罗中海时,对方不过抱着死马当活马医”、试一试的心态,问他有没有兴趣。

罗中海内心一喜,说真的,这几年他这个“无剑的剑客”,想要亲近自已多情的领域,可真是想得脖子都长了,但紧接着他心里又一沉,怕这么大面积,自己若种不出来,就要大大亏本了,这地可不是仨瓜俩枣的,一亏可就是“巨无霸”,不是小数目,一年下来要二三十万呀!

左思右想,最终,内心对土地的热爱还是战胜了一切,罗中海自信地想到,说别的自己可能不如人家,但种庄稼还是很在行的,之前自己还曾是罗江县一家农业有限公司的技术员,懂得技术管理,如果自己都不去承包这片土地,应该找不到比自己更适合的人了。做人要有使命感,是“使命”推着他上,让他硬着头皮签下协议,以每亩400元的价格,将土地流转了下来。

“托拉斯”式种粮

罗中海将这400亩地承包过来后,依旧种植传统农产品:小麦和水稻。由于种植全靠人工,人工的费用颇高,生产所需的农资成本也高,种了三年,几乎不亏不赚,三年之后,这片土地又被回收回去,继续开发利用了。

这样说起来,罗中海是用三年的时间画了一个“零”吗?当然不是,即使没有赚到钱,但他觉得自己赚到了更宝贵的东西,三年来的大面积种粮,催使他添置了不少农具,也积累了不少大面积种粮的管理经验。以前常常听人说“托拉斯商业帝国”,通过自己的种粮实践,罗中海慢慢懂得了:其实有时“大”,大到“统一管理、规范管理”,如同“托拉斯”,反而能享受 “大”带来的安全与利益。

大面积种粮,不再令罗中海望而却步,恰恰相反,现在他是跃跃欲试,像一个敏感的猎手,随时关注“丛林中的响动”。所以,当金山工业园区建成,当地大量人工都到了厂里务工,土桥、红玉、金山、幸福等村有大面积土地无人耕种时,他满怀信心,找上门去毛遂自荐,又承包了两三百亩土地。一年下来,一亩田创除所有投入,能净赚300元钱。区区几百元,对当今社会的许多人来说的确是太微不足道了,这也是如今许多农民都不愿种田的根本原因,若留在家乡,只侍弄自己那薄薄几亩地,只能混个温饱,何时
才能得到更好发展呢?所以,他们宁愿将这“看不上眼”的300元钱从一开始就舍弃了,另寻出路。

这是许多农民弃地撂荒的初衷,却成为罗中海深入思索的起始点,他发现一个有趣的规律:种粮面积越大,越“托拉斯”,积少成多,也就越划算。想通了这点,罗中海摩拳擦掌,内心涌动起了骄傲的热流,双眼迸出了闪闪的火花,于是,此后再有找他承包土地的,只要道路通达,他都承包下来,不知不觉,就发展到了现在1500亩的种植面积。每年到了“大春”季节,1500亩土地上,除了260亩是水稻制种,其余的都种植常规水稻。在种植季,雇佣数百农人在田地干活,热火朝天的景象,让大家工作得很有劲头,竟加深了对土地的眷恋,如同罗中海的土地情结,与日俱增,从未冷却。

罗中海成了首屈一指的种粮大户后,用工量也惊人,每季要做5000个人工,一年下来,人工费要花费100多万元。当然,粮食收人也海量,若堆积一处,真能成“山景奇观”:小麦有60万公斤左右,水稻70万公斤,还有制种10万公斤。如此大规模的种植、收割,罗中海自己当然也添置了不少农耕机械:旋耕机就有4,插秧机2,施药机1台。机械耕种为规模种植提供了可能,进而实现规模效益。对此,罗中海极有心得,他说像之前那样拼豆腐块儿”似的种“小田”已经跟不上时代发展了,要让土地连成片,新农机、新农技才用得上,亩产也才上得去。

种植面积大,管理方面就尤为重要,罗中海自己懂技术,便随时观测田间作物病情,进行及时防治,还聘请了一个以前跟着自己搞水稻制种的技术员,协助自己一起管理。科学化的管理手段,是为传统农业保驾护航的“坚臂”,罗中海极力让种粮的风险降到最低。

但即便如此,种粮大户面临的风险也是相当大的。

2013年,罗中海将刚收下的小麦晾晒到工业园区的干道上,哪晓得遇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,工人根本抢救不及,眼睁睁看着雨水冲走了10多吨粮食,还有被雨水浸泡、霉烂变质了20多吨粮食,这年罗中海可亏了老本。说起这场暴雨,罗中海眉头都拧到了一起,牙缝里嗌嗌吸冷气。他苦笑着说种粮就是特别害怕恶劣天气,尤其是到了收割时节,如果遇到阴雨连绵,麦子就会在穗上发芽,要是没有使用风干设备,小麦很快就会霉烂变质。种粮难,种粮大户更难啊。所以,现在罗中海最为期待的,是自己能建一座风干房和晒场,不过种粮大户的临时建设用地没有指标,建粮库也没有指标,要实现梦想,可能还需要等待机遇。罗中海急切盼望政府在政策和资金上能对种粮大户给予一定扶持。

由于种粮本身效益低,为了节约开支,罗中海设想中的小型风干房,每天能风干60吨粮食即可,占地面积大约10,投资150万。这样,他的投入几年就可回收,成本也就大大降低,在各地都在发展其他经济林木产业的当今,他种粮也才会越种越有信心。

现在金山镇的种粮大户很多,100亩以上的就有10多家,有六七户成立了家庭农场。他们的心愿和担心都与罗中海一样,有了风干房,不担心粮食霉烂;有了自己的粮仓,可以避免收获季节的低价出售。

粮食,是我们每个人每天不可或缺的生命补给品,意义重大,但传统的农业生产本身就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风险,如资金风险、生产风险、市场风险等,种植大户又要承担高数倍的风险。可是,以罗中海为代表的种粮大户们,他们为何肯如此勤苦辛劳,一边将汗珠洒进热土,一边还默默承受压力与风险呢?溯其根源,只因他们对土地爱得太过真挚而深沉!因为这情深意切的土地情结,令他们放下顾虑,不计劳苦,为了梦想而奋力拼搏,在土地里播撒种子,收获沉甸甸的梦想果实!